中国时报社论要公公併 更要市场化

中国时报6日社论--要公公併 更要市场化,全文如下:

 未来30年亚洲经济将蓬勃发展,国银必须把握亚洲成长契机,尽速走出去,政府决心推动国银「公公併」,日前财政部长、金管会主委及中央银行总裁财金三巨头,向江院长报告推动亚洲区域性银行及公股金融整併计画,得到江院长的支持,相关部会将展开行动,让公股银行整併计画往前迈进一大步。这是我国金融政策重要的发展方向。但「公公併」不能只是国银规模的虚胖,必须同时培养公股银行市场化的企业管理能力与制度。

 近几年国内银行业获利屡创新高,尤其台银及兆丰海外获利大幅增加。代表在两岸金融往来开展及产业鬆绑后,台湾银行业的潜在能量逐渐发挥出来。但大家熟知,国内银行业过度竞争、市场零散,公股银行为冲市占业绩,杀价恶性竞争问题严重。推动金融整併及走出去,的确是重中之重。

 然而公股银行如果只是为併购而併购,将无法创造有利的条件与经营的综效。因此我们主张合併不应只是业务上的合併,而更重要的考量是合併后如何经营,创造新的公股银行企业文化。

 我们赞同曾主委提出公股银行整併需有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人才薪资制度弹性化等配套措施。目前公股金融机构的高阶经理人薪资,受限不得超过政府机构部长级薪水,在区域型金融机构的缺乏弹性,也很难吸引到优质高阶经理人效力,制度缺失不改不行。在运作上,我们也认为政策任务应该市场化计算成本,并请求政府编预算埋单。如此才有办法让公有银行的成本与效益都能够透明。有了清楚的数字,据以赏罚相关的人员,公司的绩效就可以更好。

 一个更根本的问题就是董座的派任。过去我们对于公股银行的董事长派任,往往是年纪够大,经历完整的财政部或金管会官员。可以想像这样的董座,一定以「不出错」为考量,而且对于政策任务,配合度极高,营运以防弊优先,少有开创性及业务上的实质贡献。我们主张未来政府派任的董事长,不应是酬庸,而是应以专业为考量。对于公股银行从业人员的考核也应以业绩为考量。让公有民营的观念彻底执行。当政府的束缚越少,企业经营的弹性才能越大。公股银行就不会只冲市占业绩,乱杀价来竞争。绩效的良窳也不能再找代罪羔羊。

 另外,公股银行应仿效淡马锡的公司治理。淡马锡由新加坡政府拥有100%的股权。截至的财政年度,集团投资组合价值约1690亿美元,全年盈利83亿美元,股东回报率高达8.9%。能有如此绩效,最重要原因是淡马锡为独立运作的投资公司,政府只派一位财政部官员担任董事,完全不干预公司的商业运作。董事会也不介入公司的日常运作,只有要求管理层具备良好的品行、遵循法规和详细监控风险管理的系统与程式。其管理层是一批面向全球招聘,从世界级金融机构如汇丰、花旗、美国运通聘来的金融专才及熟悉不同行业投资环境的专家,因此绩效卓着。

 淡马锡这样的公司治理制度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监督权和管理权的分离,也保证了高利润的形成,这种企业管理值得未来套用在新併后的公股银行身上。

 最后,政府的金融监管,也应该与时俱进,考核金融机构的方式也应合情合理,不要因规模扩大,反而导致不公平的待遇。我们也不应再要求「政府挺银行、银行挺企业」这样的政策思维,而是一切回归市场机能。但可以鼓励「企业挺员工」的企业社会责任。

 当公有的银行有好的绩效,盈余就可以增加。对于百分之百国有的金融机构,盈余缴库有助于改善政府的财政赤字。在上市的银行中,只要盈余增加,股价就会上升,政府拥有的股份资产就会增值。而盈余增加,扣除各项準备,分配的股息股利也会增加,这些都是可以挹注国库。

 当「公公併」后加上市场化的企业管理可以让公股银行绩效变好。让外商入市的威胁减少,让自己走出去获利的机会增加。这是我们可以期待的好结果。

 金管会有心打造指标性区域银行,是台湾金融业打破沉闷再造繁荣的契机,我们支持江内阁与金管会,认真推动公股银行的合併与体制改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