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要先成为「奔世代」 才能摆脱「闷世代」

中国时报29日社论「要先成为『奔世代』才能摆脱『闷世代』」内容如下:
 
 这个夏天,气温迭创新高,很多人都觉得燠热难忍。然而,除了天气炎热让人叫苦连连,台湾还有一群心情烦闷、甚至徬徨的人,这群人就是暑假过后将升国三的孩子;由于实施十二年国教,这一届的国三生将是「末代基测生」,民国一○二年考完最后一次基测后,一○三年起改为「国中教育会考」,因此这一届的考生压力非常之大,很多人担心如果明年没考好,未来会很麻烦。 

 台湾不是第一次改变中学入学方式,民国九○年起实施的「国民中学学生基本学力测验」,就是取代已实行四十二年的「联考联招制」,当时也有所谓的「末代联招生」,许多人预期随着「联考」制度的废除,高中入学方式将不再是「一试定终生」,那幺台湾的教育观念也会有重大的变化,家长与学校将会更重视学科成绩之外的各种领域的表现,学生也会扩大生活与技能。 

 理论上,补习班应该消灭或者至少减少了,因为「考试成绩」的高低,已不是决定孩子会读什幺学校的唯一评量标準。不过,基测与多元入学方案实施十几年来,究竟有没有减轻学生的补习与考试压力,结果应该是蛮清楚的,否则教育主管单位也不需要忙着规画新的入学制度。 

 不过,如果家长与社会的价值观不改,那幺,无论入学方式再怎幺改,孩子肩头上的重担仍旧难以减轻、孩子的身心灵发展就是难以平衡。如果家长、老师、社会动辄以成绩论英雄、以排名定江山,要孩子多幺健康快乐、适情适性的学习与生活,基本上是很困难的。闷世代的痛苦来源,一大部分来自家长、父母的「想不开」、「放不下」!或许因为目前国中生的父母、师长们,大多本身即是「联考世代」,成长经验中有考不完的试、补不完的习,因此框住了他们对孩子的学习与成长的想像空间,只知複製当年;如果闷的意思是指「内心苦无出路」,那幺,老实讲,这些心心念念、要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点上」的家长、老师们,自己可也闷得很啊。 

 凡是「末代」什幺的都让人担心,衔接的配套措施是否完备,变数太多了,证诸过往纪录,政府让人不安并非全无道理。而有「末代」就有「初代」,任何措施、制度刚推出,第一批接受的人心理上很难摆脱「白老鼠」的恐惧和压力,末代基测生不知未来会是如何,初代免试入学生也一样心存困惑,这样,前后几届的国中学生加在一起,这是几十万人、几十万个家庭的集体慌乱,比起很多目前在媒体、舆论上吵得天花乱坠的议题,作为百年大计的教育问题,显然需要更多的关注与讨论。 

 当然,年轻世代的闷,不只于升学方式的改变,更多在于对未来模糊与茫然感。经济环境的改变使得过往的经验和模式很难再保证成功,新世代的生存逻辑与发展方向,很多都早已和上一代、上上一代的传统经验不同,必须要有全新的思维与作为,过去「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单一价值观、对「玩物丧志」的鄙夷,很可能都是对孩子培养生存能力的伤害;这个世界早已不是像某个提神饮料的广告所保证的「明天的气力,今天就帮你『传』好!」这幺肯定。十年前,前美国教育部长莱礼曾感叹,二○一○年最热门的行业,现在还未出现!他的意思是环境变化迅速,超过教育体系能够掌握。 

 或许很多人都曾咒骂过、痛恨过联考制度,但午夜梦迴,却又忍不住偷偷怀念那个凡事简单的年代。问题是,不论我们喜不喜欢,我们就是已经回不去那个用标準答案就可「挡切」一生的年代了。如今的我们,每天都有「始料未及」的考验,一生充满「逾时不候」的遗憾;面对这样的世界,如果师长们还要孩子争先恐后去抢那种坐在房间里纳凉就可以登记时数的志工,这就不只是愚蠢,简直是残忍了。 

  过去台湾有句话说「毕业即失业」,闷世代的孩子们哪里需要等这幺久?从学习动机到学习态度就可以预期未来光景。世界等待的人才是拥有热情、坚持、创意与愿意付出的人──要先成为「奔世代」,才能摆脱「闷世代」,亲爱的家长,请从自己做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