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要公民平台 还是乡民游戏

中国时报25日发表社论--要公民平台 还是乡民游戏

 如何遏制酒驾一直是社会高度关注的议题,不仅因为酒驾害己害人、不时酿成憾事惨案;最近又因国发会「公共政策网路参与平台」上,有民众对酒驾累犯实施鞭刑的提案已远超过附议门槛,行政院将进一步召开会议讨论,更是引发热议。在当今10倍速的网路时代,政府想回应基层民意、建立由下而上的机制所设立的这种「提点子平台」,如何能够去假存真,发挥真正公民参与的民主功能,值得理性探讨,好好规画。

 社论指出,国发会的提点子平台自民国104年9月开始运作,就宛如民众的「许愿池」。民众「葆爷」在10月23日登录提出,对酒驾累犯、性侵犯及对幼童伤害等犯罪增加鞭刑。该案在11月初即已超越5000位的附议门槛,迄今已近3万人,连日来引起社会极大的关注,依规定,主管机关法务部须在明年1月3日前提出回应。虽然正式的会议还没进行讨论,但在媒体的追问报导下,相关政府首长都已做了初步的「表态」,包括行政院长赖清德说「我们是重视人权的国家,目前社会上应该持保留意见的比较多」;内政部长叶俊荣、法务部次长蔡碧仲也表达了需要谨慎思考、不以为然的态度。

 而在这一片「想当然尔」会质疑反对的声浪中,将在下月1日主其事召开协作会议的行政院政务委员唐凤的反应却独树一帜,她对酒驾鞭刑「不表态但值得好好讨论」、「提案不管有没有过,但可让民众了解公共政策的讨论流程」的看法,特别值得反思。

 因为,提案赞成者能够这幺快速获得大量的附议,必然是反映了相当的民意好恶,其原因值得探究;相对地,反对方不赞成在没有完整规画措施下就实施鞭刑,当然更需沟通,不能因为立场不同就拒绝对话,否则政府何必设置此一平台?

 这就应该回到政府设置此一平台的初衷,以及为何后来情况变得混乱,不但未蒙其利反而深受其扰的原因。国发会推出提点子平台3年多来,出现不少天马行空、光怪陆离的提案,像是「呼吁政府与外星文明接触并建立外交关係」、「建议我国时区由目前的GMT+8提前至GMT+9,与日、韩相同,脱离中国大陆」、「禁止中国大陆五星旗在台湾公开悬挂、展示及陈列」等。此一平台创立至今提案共约2600件,成案件数仅约160件,且有很多案例几乎为重複灌水投票,可信度差且公平性低。国发会主委陈美伶也坦承,国发会每年投入约600万预算在此平台,但目前提案成案率约6.8%。

 社论又指出,随便算算上述这些糊涂帐,根本就无须多言值不值得!问题就在于:这究竟是要设置给公民提供意见的平台?还是供给网路乡民激荡发想的游戏场?政府是要蒐集真的能成为公共政策的点子、想法?还是变成媒体报导的素材、电视节目抬槓的话题?民众对这个平台是只想斗创意、玩想像,还是真的有心藉此表达民意?政府又要如何避免陷入只看点击流量多寡的迷思?

 社论表示,如果政府和民众都是「玩真的」,现在这个机制的设置显然就显得粗糙简略,而必须重新打造规画,争取相对真实公正的民意,从点子意见的提出到成案讨论、形成政策的流程与措施,都必须好好规画,认真对待。

 例如,匿名制绝对是网路提案的一大盲点,应该改为实名制,并研拟提高附议人数。事实上,这些年来的网路实务运作,已逐渐验证在维护网路安全与查核责任等方面,实名制具有相对理性的重要性。又如,国发会可先蒐集各国类似做法的经验,并举行检讨提案平台作法的公听会,长远而言,应可找到适当作法。

 网路时代多元参与,甚至民主渗杂民粹的趋势不能也不必违逆,政府设置提点子平台无庸先予否定,关键在有无更严谨的机制、更成熟的流程,从意见的提出、专业的评估到能否形成最后的政策,正是一个公民社会检验素质、值得期待的民主教育过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