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要公道 论是非 虚心接受批评

中国时报18日社论指出,谁喜欢打官司?虽然司法是正义最后一道防线,是宪法保障维繫己身权益最基本的程序,但终究没有人会笨到以司法救济寻求公道,因为上法院不祇是找别人的麻烦,也是找自己的麻烦。旺旺中时媒体集团对过去以妄加揣测之词扣红帽子的所有论者寄出存证信函,引发传播学界空前未有之批评,并以言论自由遭到威胁发动连署,我们只能在这说:所有加诸于我们的批评言辞,都听到了,对于我们标榜的理念被一再严重曲解,真的只能在此表达深沉的遗憾。对一个正派经营媒体之人而言,所有一切的批评意见,我们都严肃且谨慎以对。 

 做为媒体经营者,不论相关论者们所提示的昔日创办人,或者接手经营的新团队,都清楚知晓媒体的社会责任何在,也念兹在兹台湾最大多数读者所在乎的重要新闻。我们的理念与想法,从不只是阅读率或广告市占率,我们的想法是:每一则新闻,从各版头条到角落的每一栏题,都要思考:能不能对改善政治社会文化生活有一点点的帮助?这也是为什幺八卦新闻当道之后,中时媒体集团依旧维持初衷,媒体生态与环境无限恶化之后,我们还秉持一贯的理念,企图做一份「质报」,质报不是台北的报纸,我们心目中的质报是:让早已跨足国际的台湾,看到更多面向的世界,看到两岸的进展,看到我们所无法容忍的政治社会风气,还有一点点改善的可能。 

 自从旺旺集团接手中时之后,各界看到的《中国时报》,是国际新闻不但增加,还置放在最显着的二、三版,两岸新闻增加,因为两岸交流是不可逆的趋势与潮流,言论版增加,因为要让读者方方面面的意见和想法有一个表达空间,文化版维持在第一落报纸,因为一个社会不重视文化,就创造不出文明,社会新闻减量,因为我们认为正常社会里不能以偷窥为乐,以偷拍为荣,我们这幺用心地处理点点滴滴的新闻,因为我们始终相信:东风唤得回,人心唤得回。 

 这一次,旺旺中时集团与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的「对抗」,衍生出集团与部分学界论述的仁智互见,是我们从来没想到过的事,NCC对中视/中天经营权移转,做出的附附款决议,到底是否合乎法律,已经不是理念是否合宜的争议,而是从法律条文即可看出谁是谁非,没有人愿意与官署为敌,但是,做为勤勤恳恳的纳税义务人,要求一个公平与公道总不为过吧?如果NCC认为这些附附款都是合理的,都是合乎法律的,没有问题,不论是五条或五十条,旺旺中时集团都敬谨接受,但是,必须一体适用,不能以歧视的心态,只要求中视中天却不要求其他电视台。公平,应该是法律最基本的底线吧。 

 中时集团在去年经历前所未有的震荡,我们裁员、我们转移经营权,所倖存下来的员工,每天依旧兢兢业业的维持做为媒体人的专业与品质,所为何来?饭碗可以砸了,薪水可以不要,但是,从事新闻工作总有一份坚持的理念,我们不帮蓝的提包包,不帮绿的当小厮,只是坚持言所当言,当政府机关NCC违背法律做出不合理的附附款裁决,我们能无一言吗? 

 在NCC做出裁决前,部分媒体或学者,对接手经营中时媒体的旺旺集团,以妄加揣测之词,怀疑旺旺集团的资金与动机,不断扣上各种红帽子,我们连反驳的权利都没有吗?NCC审查经营权移转案过程中,如果有这些媒体或学者揣度的「中资」,国安局放得了手吗?旺旺集团经营媒体前,是媒体界的万人迷,所有的人都称许蔡氏家族的经营理念和奋斗能力,为什幺接手媒体之后,竟有如此大的转折?难道真如NCC所言:其罪在经营米果吗? 

 当若干论者痛批旺旺中时集团员工「屈身为财团」时,有没有想过:当其他财团或境外媒体集团介入经营台湾媒体时,这些论述在哪里?有谁说过了什幺话?当学者批评集团滥用言论自由的时候,有没有看看现下的平面和电子媒体,有多少是以政治意识形态做为新闻标尺?相关论者又说过了什幺话? 

 言论自由当然要维护,因为这是民主社会的底线,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信仰,做为媒体集团的一份子,谁希望走上诉讼之途?我们当然虚心接受各界最严厉的批评,但是,我们也必须在此诚挚的告白,谁能告诉我们:如果台湾社会还讲究公与义,任何人如果胡乱被扣上红帽子之时,该向谁讨回一个公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