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时报社论要打造顶尖大学 也要顶尖绩效

中国时报9日社论「要打造顶尖大学 也要顶尖绩效」,摘要如下:

 清大退休教授彭明辉发表〈亡台从五年五百亿开始〉,在学术界引发广泛讨论,由于今年度新竹以南大学经费全遭删减,台大则包办三成,让中南部大学校长发出高教资源全面倾斜之叹。有限的教育资源到底该重点支持还是雨露均霑?拿到五年五百亿计画经费补助的大学,到底把钱用在何处? 

 对多数民众而言,可能完全搞不懂这些大学吵些什幺?更不了解「五百亿」这幺大的数字,还有分配不均的问题吗?更严重的是,很多民众可能会想,大学吵不完,为什幺不把五百亿预算放到其他部门去?在自家门前多立盏路灯,可能都更实惠些。 

 但是,国家资源配置不能这幺简单视之。这样想,台湾大学众多,每年廿万以上的大学生,还不计入博硕士,这些年轻人合理来说,都将是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领头羊,好的大学能提供优良充沛的学习环境和资源,让未来的种子成长得更茁壮,成为社会进一步发展的动力;就算每年廿多万大学生未必人人是状元,但只要跻身「顶尖大学」,这些年轻人出校门之后,都能拜校誉之赐,享有相对更受青睬的优势。从这个角度看,五年五百亿就和多数家庭相关了。 

   然而,不要以为五百亿数字非常大,中国大陆近几年同样拚了命打造顶尖大学,《文茜世界周报》专访南京大学,他们就说,中央和省政府对南京大学补助一百卅亿台币左右,专供校方重金网罗杰出人才,这个数字不多不少,差不多就是台大拿到的三成,但别忘了,五百亿是五年计画,南京大学的经费则是一年就这幺多! 

   台湾有一百六十所大学,如果每所大学都希望自己能成为重点培植的亮点,得要廿多兆预算,足足超过十年的中央政府总预算的总额,不必讨论就知道这是天方夜谭。可想而知,大陆重点大学可以用三到五倍,甚至加一个零的十倍薪资挖角,从工研院到台大、政大等优秀教授,甚至海外人才在接到两岸同时招手时,台湾的吸引力远不及对岸。 

   但是,五年五百亿真的不够吗?当年,在香港三顾茅庐,重金挖角到香港科技大学的朱经武,两三年就将科技大学打造成顶尖大学,二○○四年,香港科技大学已经进入全球工科排名前廿五;二○○六年英国泰晤士报的高等教育评比,全球二百最佳大学排名中,名列第五十八;英国金融时报的EMBA排行中,香港科技大学一窜就到了全球第二! 

   香港科技大学的成功,只靠充足经费吗?朱经武直言,「钱只是其中一项,更重要是人。」这所大学的教研队伍来自全球廿五个国家,百分之七十五来自北美一流研究型学府,除了七千五百多名香港学生外,还有一千五百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学生。 

   反观台湾,李远哲当年受李登辉总统礼遇延聘返台,却陷入蓝绿之争;翁启惠在李远哲号召下返台,丝毫不碰政治,但他最有心为台湾建立的生技研究和产业,进展有限,更甭提马政府上任后特别请回来的生技大师张有德,依旧苦苦地等着,不知当初允诺他的台湾生技公司何时才有影? 

   朱经武是我们中研院的院士,朱经武能,为什幺我们不能?去年,朱经武接受陈文茜专访时曾说,在他看来,台湾五年五百亿是够的,就看资源如何摆置。他不这幺介意所谓的顶尖大学排名,但是,却务实地看待排名需要的各种标準或论文评鉴。香港科技大学由此对教研队伍建立一套严格的审核机制。 

   以他山之石看台湾,五年五百亿的计画立意完全是正确的,重点是:既要打造顶尖大学,就不可能雨露均霑,因此,必须有一套公平而严格的标準,台大能拿到三成经费并不为过,值得讨论的是:拿到三成经费的台大聘请了多少优秀教研队伍?为学生创造多少充足的研究和学习环境?所谓的「环境」不是盖大楼、修整教授研究室而已;更甭提让彭明辉教授痛心疾首的台清交都在和地方政府争抢地! 

   竞争本来就是激烈而残酷的,但是,如果为了让所有大学都受到照顾而心理平衡,其结果就是让台湾距离打造顶尖大学之梦愈来愈远。不论是政府或者学术界,应该更深刻地想想:要三、五所顶尖大学?还是大家同步退出全球百大排名?

 
上一篇: 下一篇: